上一页 下一页
第1页,共10页
短篇作者

Matthew Maxwell

刺蛇的舌头在她的手指间游走,传来一种特殊的滑溜柔软的触感。巨大的身躯上数不清的肌肉组织现在正像水中的涟漪般扩散开来,行动整齐划一。和虫群一样,洛芙博士心里想道。无数的个体听从于一个意志,如单一的生命组织一般统一行动着。

它的尾部缠住一个巨大的生肉块,她惨白的手指松松垮垮地握在上面。

“稳住,”她用平静地说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它的舌头就像在网中垂死挣扎的鱼一样上下翻飞起来。

刺蛇面颊处的气孔不断地发出嘶嘶的吐气声。他的舌头又猛的开始抽搐。

观察席中的人们显然对眼前的场景一点也提不起兴趣。这批观察者由科学家和各个部长大臣组成,现在他们显然正在思考着其他的什么事情,注意力完全没放在演示台上。面对洛芙博士和这只怪物的拔河大战,他们已经在心里开始默默为之后的发问打起草稿。

“刺蛇,”她开始朗声说道,“依照星灵的记载,是一种被异虫主宰从惰虫强行进化而产生的物种。惰虫本是一种温顺的食草生物,与它们如今令人闻风丧胆的后代相比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物种了。”如此公开的讨论异虫只限于科学家和政客之间。平明百姓只需要知道异虫很危险,一经发现应当立刻向帝国当局汇报。

“站住别动,”她命令道。

洛芙博士坚不可移的目光紧紧锁住这只生物血红色的眼。刺蛇的体型十分巨大,足足有洛芙两个那么高,自高处俯视着她。训练伊始用到的灵能颈套现在早已取下了,此时的她只能通过自己的声音来传达命令。

她继续道,观察席上的冷冷清清的反响显然对她产生了影响,她的话语中现在夹杂着一丝紧迫。“前肢处长着锋利的镰刀,而身体外层则拥有一组防护甲壳,在近距离的接触战中,刺蛇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致命杀手。”

“回去,”她用她的横膈膜来发号施令。

刺蛇的舌头停了下来,收了回去。它拖着巨大的身躯开始缓缓向后退去。在所有的虫群生物中,刺蛇最能代表整个虫群大军的力量。就连从没有亲眼见过的人,都深深地畏惧着这种可怕生物。“所有人”有些言过其词,显然这里的这些科学家就丝毫提不起任何兴趣。

“刺蛇同样也是远距离战斗中的一大威胁,”她慢慢说道。“它可以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射出骨针,冲击力之大连半公里外的新合金钢护甲都可以穿透。”虽然这不代表有什么人会自愿靠到离它们那么近的距离,更加不可能在更近的距离去触摸它们。

她的目光从观众席转回到刺蛇身上。“别动。”

她笑一笑,结束了这次课程。这只异星生物只在她的命令下才会一动不动。“只有训练有素的士兵才可以靠近这些刺蛇。当然,最好是在身着厚重护甲的情况下。”

她顿了顿,转头面向刺蛇,脸上笑意依旧。

“好孩子。好孩子,丹尼斯。好样的。”

她讨厌对他这么严厉,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即使是驯服状态,丹尼斯也是危险异常的,想想看他的巨大身形和体重就知道了。

丹尼斯乖顺地享用着喂给他的肉,尖牙差点划到她的皮肤。锋利的尖牙时刻提醒着它们的存在。

片刻后,丹尼斯躺在演示台中央的巨大台子上一动不动,身体渐渐放松下来。最近,帝国高层的兴趣正慢慢从异虫驯化项目转移到如何直接压制和清除异虫巢穴上。不管早前的演示给高层留下了如何深的印象,此时她的工作正变得愈发无足轻重起来,这一点从观察席上稀稀两两的就座率就可见一斑。

“正如所看到的,这只成年刺蛇现在正处在镇静的状态。而这一切都是在未使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实现的,完全不需要像之前定期为其服药以及严密监控药物的使用量。”

手术臂开始从刺蛇的头部取下一层金属板,刺蛇整个过程都一动不动地静静躺在台子上。蜘蛛镜,一个带有摄像功能的探测器从入口爬了进去。“我们现在从画面上可以看到一个从第三颞叶处植入并在目标大脑内生长的特殊有机组织。”

人群中传来一声干咳。有人点了一支雪茄。

“这个颅脑颞叶有双重用途——”

“这个……颞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灯光昏暗的观察席传来,打断了她的发言。“是不是所有异虫都得经过这么一步操作?”

她看到观察席下一个远程控制台散发出的蓝光照亮了一张人脸。这个人的脸方方的,脸上肌肉松弛。他看起来年岁较大,而且已经过惯了衣食无忧的日子,平日里应该习惯于呼来喝去。手上的雪茄灰烬闪烁出一种明亮的橙色。

“您说什么?”洛芙凝起双眉,脸上的表情一半是气愤,一半是惊诧。

“是不是每只怪物都得注射镇静剂?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我刚刚完全是在浪费元首的时间。”

“那个……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她答道。“异虫的数量无穷——”

“那到底要怎么做?”他的话语里没有气愤,就好像她的工作内容一开始就完全入不了他的法眼。

上一页 下一页
第1页,共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