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下一页
第10页,共10页
短篇作者

Matthew Maxwell

洛芙跑起来。她感到自己好像飘了起来,正在充满水或是铅的池子里游着。在她身后,枪声正渐渐消失。

距离大门还有二十米了,或许更短。一群衣衫褴褛的当地移民催促她赶快跑进安全地带。

尖叫声从她身后此起彼伏地传来,里面还夹杂着刺蛇的利爪切碎石块的声音。突然,这些异星生物们从两侧朝她冲来。这一切发生得是如此之快,她感觉自己好像根本没有移动一般。它们从她身边冲了过去,跳到此刻已惊得目瞪口呆的移民者之中,人类的血肉开始在眼前横飞。这些人都是平民,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几只刺蛇在洛芙面前停下后转过头来。它们利刃般的前肢挥舞着、露出自己的尖牙向外发出嘶嘶的声音。张开了大嘴,里面一片血红。

她急停了下来,差点把自己绊倒。

身后的子弹声现在已经听不见了。剩下的只是血肉与骨头被撕咬的声音。刺蛇们将她团团围住。她感到自己的心脏像在烤炉里的麻雀一样跳个不停。

异虫忽然蜷下身体。早前扬起的利爪现在也放了下来,上面还在滴滴答答地淌着血。她保持着静止的姿势,不敢回头,转动眼珠朝四下瞥去。就这样,她像个石像般伫立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异虫整齐划一地,或跳跃,或蠕动着离开了。她又恢复了呼吸。她到最后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引起了这一切。也许最后敲入的命令终究还是生效了。也许她已在刺蛇的大脑里留下了某种烙印。

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她现在安全了,危机已经解除。异虫已经走了。她拖着疲惫的身躯朝着精炼厂的大门走去。也许在那里她可以向外呼救。

但是她始终能感觉到在刺蛇的舌头在她的手指尖划来划去、生拉硬拽的感觉。她现在恨不得把自己的整只手切下来。一股极端的厌恶感堵在她的胸口,就好像一窝毒蛇似的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她的掌心还湿湿的,她感到这种厌恶的感觉将会不停地折磨着她。

身后砂石瓦砾中传来的声响,一下子把她拉回到了现实中。她不用回头就知道声音的来源。这只能是一只刺蛇的腹部甲壳蹭着地面所发出的声响。

她慢慢转过头去。

阳光在丹尼斯头部的金属板上折射出晃眼的光亮。只可能是他。他注视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好像她手里有一袋生肉,只要自己好好表现,就会获得这袋食物作为奖励。

他发出嘶嘶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丹尼斯?”她简直无法相信,但他是整个项目第一个也是最成功的实验对象。他也是最忠诚的一个。如果还有一条刺蛇还听她的指挥,那就必定是他。她看着早已破败不堪的移民地大门,然后回过头看了看他。在午前的粉色阳光下,他发出玫瑰色的光彩,巨大的身躯松弛但是蓄势待发着。

洛芙朝他走近一步。也许整个计划还可以重新启动。这只是一次挫折。但是现在她可以在不受帝国干扰的情况下重新来过。PPO还在他的体内。她可以继续之前的研究,并最终彻底铲除异虫的威胁。她还可以……

丹尼斯眯起眼,缓缓举起了前肢。他肯本不用着急,因为她软弱无力,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不,”她低声道。“不,不。至少你不应这样。你不应该这样的。”

她跑了起来,但是以她的速度想逃离刺蛇根本不可能。

* * * * *

刀锋女王凝神将注意力从查尔切换到远在赛斯星球上的她的孩子们身上。她将注意力进一步拉到星球表面上,跟随着刺蛇的行动慢慢品味着狩猎的快感。

凯瑞甘感觉着空气中的燥热,嗅着死尸身上传来的血腥味,品味着落单的逃跑者浑身散发出来的痛苦与恐惧。这个愚蠢的女人竟然试图从自己手中夺去只属于刀锋女王的东西。

但是不管怎样,这个女人给了刀锋女王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区区几名杂兵换来的是帝国最顶尖的科学家;用兵卒换取对方的相、车、甚至是一个假冒皇后。她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法亲眼看到蒙斯克知道这一切后的表情。

刀锋女王看着那个女人拼着命的在逃跑,陶醉在她所散发的恐惧感之中。女王让丹尼斯——这个女人之前的宠物,在她身后保持一两步的距离。她想让这个假皇后多跑几步。

但随后她就该去见阎王了。

上一页 下一页
第10页,共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