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下一页
第2页,共10页
短篇作者

Matthew Maxwell

“我们用一种叫PPO的东西——全名叫病原型普利子蛋白系统。PPO感染刺蛇的身体,从基因层面在宿主大脑内生出一种脑虫颞叶。通过这些颞叶我的系统就能在远端进行控制。其实这些介绍在——”

“无稽之言,”他轻蔑地说道。“一派无稽之言。这都是UED那帮家伙执行“黑旗计划”后一直在做的春秋大梦。差点把我们所有人的命都搭进去。或许那段时间,你一直在死磕教科书中而没注意到?”

“那些不是‘无稽之言’,因为黑旗项目是自上而下式的。”

她把远端控制器气鼓鼓地摔在台子上。这些生物在数百万年的进化中一直有一个高级主巢对它们进行控制,而UED还想试图强制生成一种新的自上而下式的控制机制。要解决这类问题,我们需要一个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入手点。

“我已经提出了一份自下而上式的解决方案,由单体的层面从异虫最薄弱的地方入手。”

此时的她情绪激动,谈话间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下面就让我来将它翻译成更浅显易懂的语言。”

雪茄的灰烬在昏暗的场下若隐若现。

她的手指在玻璃面板上游走,刺蛇巨大的身躯动了起来,以一种如行云流水般优雅的方式从方台上落下,动作中看不出一丝的强迫。

“他已不再听命于虫后。此刻,他将只对我言听计从!”

丹尼斯蜷伏起来,移动到洛芙博士的身边,愈发显得身型巨大。他收回前肢,身体蜷缩着,蓄势待发。

观察席上人影婆娑,挤作一团。先前的提问者仍然稳稳坐在座位上,开始猛吸雪茄。

她飞快地敲出一行命令。

丹尼斯绷紧了身体。前臂往前一伸一缩,随时准备一跃而出。

“洛芙博士,我们都觉得刚才那样其实就挺好——”

“问答环节已过!”她厉声喝道。

人眼完全捕捉不到接下来发生的迅捷移动。丹尼斯从台上一跃而起,朝着另一侧的观察席的护墙猛冲了过去,明晃晃的表皮在场地上方灯光的照射下愈发显得熠熠生辉。

护窗好像被重型卡车高速迎面撞击一般。利刃般的骨状前肢冲着面前的屏障一阵乱舞。然后,丹尼斯开始后退,再一次地朝护墙重重撞去,咔嚓一声,玻璃护墙应声而碎。

头上方传来阵阵尖叫声。提问声听不到了,发难声也停止了。有的只是尖叫声。现在,他们应该总算能明白她对这只刺蛇的控制程度了。

“干掉它,”发问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听到身后传来金属靴子与地砖飞速摩擦传来的声响。四名陆战队员冲入演示间,刚进门就举起了手中的武器。丹尼斯来不及回过头来就会被当场杀死。

“不!”洛芙尖叫道,此前一直表现出来的冷静顷刻间灰飞烟灭。“你们会毁了数年的研究成果!”她大声嚷道,但她并没有挡在枪口和丹尼斯之间的发射路线上。

“让它回去,”那个声音说道。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低头敲入一行命令。

丹尼斯的前肢一推跃了回去,落地的刹那发出一声闷响。他慢慢地倒退着,最后站到了洛芙身旁,回复到先前的稍息状态。

看台上传来一阵外套互相摩擦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出口处的门被啪的一声关上。

“非常及时,伙计们,”他说道。

陆军队员从始至终没有放下手中的武器。

一股巨大的疲惫感像潮水一样吞没了她。她开始调整呼吸,试图恢复先前的沉着。为了稳固自己对这次演示的主导权,她却不小心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

“他是不会伤害到你们的,”她说道”这只是一次演示而已。看着。”

她从实验服的口袋里取出一个手术探机,把它放入丹尼斯头上刚刚被打开的洞里。

“我就算这样把他的大脑搅成果酱,他也绝不会乱动一下。”她保持住姿势,此刻的探针几乎就要触到刺蛇那暴露在外的大脑。

她收起探针,背对着这只刺蛇。屏幕上又闪过一条命令,丹尼斯开始松弛下来,失去了先前那咄咄逼人的凶狠,在地上懒洋洋的蜷缩着。

“他现在已经不再构成任何威胁了,除非接收到相应的命令。”

提问者的雪茄发出的亮点若隐若现,最后完全湮没在黑暗中。“我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把你的宠物收起来,给我的助手们一些时间去换下湿了的裤子。”橙色的荧光再次亮了起来,他大口吸了一下雪茄。“我们稍后会好好聊聊。”

上一页 下一页
第2页,共10页